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笔趣-第七百九十章 內情看書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玄奘……”
南海紫竹林内,观音一双映照三界的慧眼中,倒映出了金蝉子转世身的模样。
她看着那李世民下旨命玄奘作为水陆大会的主持,操持这场大唐帝国的盛事,却是展颜一笑,道:“总算是开始了,惠岸何在?!”
法力包裹着声音传遍了整个南海紫竹林,正在自己洞府内清修的木吒闻听此言,当即自蒲团上站起,身影一晃,便化作流光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已然到了观音的跟前。
却见他行礼道:“弟子拜见师父,不知师父相召,所为何事?”
“且去取了佛祖赐下的九环锡杖与锦斓袈裟,随为师往南瞻部洲走一遭。”观音吩咐道。
木吒心中一震,他是观音弟子,又是李靖的二子,哪吒的兄长,对于天庭和佛门的消息极其灵通,虽说往日里观音往来西天极少带他,可是金蝉子轮回取经由观音掌总一事,却也瞒不过他。那九环锡杖和锦斓袈裟都是如来钦赐给取经人的宝物,此刻菩萨让他去取,分明便是要去寻找那取经之人!
取经之事,便是这一场西游大劫的最终意义,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眼下三界上下最重要的大事!
观音见他发呆,忍不住皱眉道:“怎么,你还不去?!”
木吒醒转过来,告了声罪,急吼吼的便朝着放置宝物的地方跑去,西游取经可是个捞取功德的好机会,却是万万不容错过!
……
西牛贺洲,浮屠山。
一袭大红僧袍的陆压道人,亦是眸中倒映出李世民命唐僧主持水陆大会的一幕,却是不禁暗暗摇头,道:“取经开始了吗,也罢,便如他所言,看看他到底有没有那个能耐,救回我父亲和叔父二人!”
话音未落,其人伸手朝着虚空一探,等再出现时,掌中已然多了一只肥头大耳的猪妖来。
这猪妖满身凶戾煞气,宽头阔耳,獠牙修长,模样好不吓人,更为恐怖的是,其人一身道行赫然已经是金仙,这种层次的妖魔,便是整个三界都没有多少!
不过此刻这凶煞大妖却是一脸迷茫的看着四周,他分明是在洞府中歇息,如何到了此处?!
当他看见眼前一袭大红僧袍的陆压之际,迷茫之色却是俱都变为恐惧,浑身上下都有几分瘫软迹象,其人声音发颤的道:“小妖见过大日如来,大日如来万福金安!”
此妖不是旁人,正是那被观音构陷从而打落凡间的天蓬元帅朱刚鬣,当然,现在是猪刚鬣了!
此人因为被构陷下凡,本就一肚子的怨气,可是却在福陵山撞上了一个唤做卵二姐的女妖,对他颇为友善,两人郎情妾意也是好了一阵,可是不久前卵二姐在外出时,遭遇到天兵天将被镇杀当场,虽说那些天兵天将事后被其尽数杀光,但是卵二姐却难以死而复生。
因为这件事,猪刚鬣心性大变,他本就委屈,又遭遇爱人惨死,索性便自暴自弃,不再想昔日在天上做天蓬元帅的日子,而是如寻常妖魔一般,择人而噬,占山为王,犯下了不少杀孽。
然而杀戮弱小虽然一时爽,可是此刻撞见了这位佛门的大日如来,难免这天蓬元帅心里发虚。
佛门大日如来的跟脚手段,这猪刚鬣虽然了解的不是非常详细,可也是略知几分,其人乃是上古妖族天庭的高层,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便是女娲哪里都有几分关系,在封神大战中曾经大放异彩,便是哪吒这般桀骜不驯,玉帝这样的身份尊贵,见了这位大日如来亦要以礼相待,更不必提他了!
这样的存在,碾死他便如碾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你让手中沾染了不少杀孽的猪刚鬣此时能不畏惧吗?!
陆压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做贼心虚的猪刚鬣,道:“天蓬元帅,你可在下界胡作非为,可知罪?”
猪刚鬣闻言,心中一片冰凉,这是兴师问罪的意思,可这是何其的不公平,须知,下界的妖王为非作歹的多了,怎么就抓住他一人不放?!
要知晓,他心中也是很委屈的!
“大日如来请听小妖分辨,小妖也是一时糊涂,方才犯下这等大错!”猪刚鬣可怜兮兮的道。
陆压嘴角噙着一缕笑意,道:“你且说说,究竟是何等委屈,让你犯下这般大错?!”
他本就没打算如何这猪刚鬣,这厮虽然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可也是西行取经队伍中的一员,杀了他麻烦极多,他是要借猪刚鬣的手,做一些与己有利之事,只要按照早先时刻与那人约定,颠覆了佛门,那他便能达成所愿!
“启禀大日如来,小妖先前乃是天庭的天蓬元帅,之后因为调戏嫦娥一事被贬下凡,然而这事情别有隐情,小妖根本是受人诬陷,从未对嫦娥仙子不敬过,这也倒罢了,可是不知为何,投胎之际,小妖却是被人暗中使坏,错投猪胎,又因为爱人惨遭天庭兵将杀害,数桩事情积压一起,这才一时糊涂,心生邪念,犯下大错,还望大日如来能从轻发落小妖!”猪刚鬣说道。
他并不奢望自己会被这大日如来轻易饶恕,毕竟以前天蓬元帅之身,坠入妖道,屠戮凡人,可不是一般的罪过,毕竟他曾经也有官身,可以说是有辱天庭正神的名声,便是大日如来将他随手打杀都不为过。
然而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猪刚鬣这样惯会见风使舵的墙头草,只要陆压不杀他,不管如何处置他,他都甘之若素,能活下来,才能再讲其余的东西,他心中还存了几分日后调查清楚调戏嫦娥一事的幕后黑手,好报仇雪恨的心思。
当然,这份心思藏得很深,因为这厮却是明白,那敢如此算计他的,而且还是在群仙关注下,将他从人身打成猪胎的,必然是一尊大神通者,不然不敢如此猖狂,以他如今的道行,便是得知真相报仇也是死路一条!
優秀都市小说 西遊之問道諸天 椒鹽可樂-第七百九十章 內情
“你所言说之事,贫僧也是略知一二,你可知,你如何会被构陷,又如何会被点成猪胎?!”陆压道人笑眯眯的问道。
他本是妖族,并不在乎那些凡人的身死,昔日巫妖大战之际,为了炼制屠巫剑,妖族不知杀了多少人族生灵,更不必提他和他其余几个兄弟十日横空,使天下万族生灵都死伤惨重了!
洪荒三界,所谓的规矩与罪孽,从来都是针对那些弱者的,哪一尊强大神魔的崛起,不是伴随着尸山血海,譬如魔祖罗睺,譬如通天圣人,一个掀起龙凤大劫,让当时洪荒龙凤麒麟三族死伤殆尽,一个欲以一己之力毁灭世间,可到头来都是活的好好的,又有谁敢不长眼去寻他们的麻烦?!
猪刚鬣并不知晓这陆压的心思,老老实实的摇头道:“小妖法力低微,却是无从知晓。”
“告诉你也无妨,你且想一想,你与观世音菩萨有何交情,为何她一个出家之人,却是会为你发声?”陆压问道。
猪刚鬣不是蠢人,蠢人也坐不上天蓬元帅的位置,更不必提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也算是玉帝心腹了,说他八面玲珑或许有些夸张,可是理解上级的心意,他还是不会错的。
不过正是因为听明白了陆压话里的意思,猪刚鬣迟疑了,他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是说观音菩萨在背后算计小妖,这如何可能?!”
也不怪他不信,毕竟观音菩萨乃是三界有名的大神通者,地位崇高,法力强横,与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根本没有害他的必要,而且便是害了他,也得不到丝毫好处,将心比心下,猪刚鬣自问自己是观音,也不会对付一个区区天蓬元帅,自然是不会信的。
不过这里确实又有一个疑点,便是那陆压所说,观音与他素无交情,凭什么要帮他说话?!
见他不信,陆压道:“你在天上日久,想必也知晓西游大劫这一件事吧!”
猪刚鬣点了点头,却仍然不知这西游大劫和他有什么关系,这种大劫之事,都是三界最顶层大佬的博弈,其中牵扯到圣人利益,便是玉帝这种层次也无法左右,他根本没资格参与里面!
那陆压又道:“倘若贫僧告诉你,这一次西游大劫,你便是应劫人之一呢?!”
“什么?!”
听见这一句话,猪刚鬣终于是动容了,他无比震惊的道:“您是说,小妖是应劫之人?!”
须知,这应劫之人,哪一个不是三界鼎鼎有名的存在,近的有申公豹和姜子牙,一个是前任真武,一个是险些登上真武大位的存在,两人都是圣人弟子,交游广阔;而往远了说,那巫妖大战里的十二祖巫以及帝俊太一等大能,龙凤大劫里的龙凤麒麟三族老祖,但凡是能牵扯入大劫的,无疑不是这世上顶尖的神魔存在,猪刚鬣自家人知自家事,他这点道行在三界中根本算不得什么,如何能充当应劫之人?!
“莫要诧异,你是应劫之人,却也不是唯一的应劫之人,这一劫与前几劫都不同,来的平和许多,选中你便是选中你,莫非你以为贫僧会在此处诓你吗?!”陆压说道。
猪刚鬣稍稍沉默,却是不得不承认陆压所言有道理,以陆压的身份地位,根本不必骗他,而如果他是应劫之人,这一切便都解释的通。
这一劫乃是西游大劫,佛门兴盛,而自己作为应劫人,自当要西行一遭,前往西天取经,如此观音构陷使自己下凡,那便是合情合理之事了。
“西游取经,原本对于应劫之人来说,也算是一份美差,可得一份功德,可得一份佛门正果,猪刚鬣,贫僧且问你,你可愿西行取经?!”陆压问道。
猪刚鬣眸中浮现出几分意动,佛门正果之位和天庭正神之位又有所不同,玉帝积弱已久,他一个天蓬元帅在天庭实际也没多大权柄,而佛门那如来老佛可是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三界少有敌手,而佛门正是昌盛之时,加入其中,得一份道果,却是逍遥自在,有如来庇护,犹胜过加入天庭。
他刚待开口答应,那陆压又问道:“卵二姐的仇,你还愿不愿意报?”
卵二姐!
闻听这三个字,猪刚鬣的眸中蓦然染上了几分血色,其人眼神凌厉的看着陆压道:“大日如来此话是何意?!”
猪八戒虽然好色,虽然胆小,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却是一个极为重情之人,卵二姐陪在他身边帮他渡过了最开始为妖时最艰难的一段岁月,与他发妻并无二致,他虽然为其报了仇,可是心中仍是未曾放下过她,此刻大日如来提及,分明是此事别有内情,你让他如何能坐得住?!
陆压本就是要告诉他真相,好挑拨他与佛门间的关系,自然不会藏着掖着,直接点名真相道:“好叫你知晓,那卵二姐身死,亦是观音捣的鬼,如是你在下界过的幸福安宁,又如何有心思上西天取经?”
“这……”
猪刚鬣眸子睁的浑圆,心中一股悔恨直冲头顶,却是捶着胸口气道:“竟是我,竟是我害了二姐……”
“观音!吾与尔誓不两立!”
说到最后一句,其人周身法力涌动,一股狂暴煞气冲霄而起,天地之间,顿时一片凶戾妖气。
陆压见状,伸手一挥,一股带着无比灼热气息的法力便将这股异像驱散,他身上散发出点点佛光,张口轻喝道:“静!”
这一个静字,却是蕴含着无尽的禅意,听在猪刚鬣耳中,便如当头棒喝,一下子将他自那种愤怒情绪中唤醒了过来。
其人一脸恨意的道:“敢问大日如来,今日你唤小妖来此,又告诉小妖这些,到底意图何为?!”
他不傻,陆压告知他这般多的真相,定然是有所图谋,不然的话,堂堂大日如来,如何有必要对他如此客气?!
那陆压嘴角扬起了一分得意的笑,他道:“天蓬元帅倒是好眼力,实不相瞒,贫僧看那观音不顺眼已久,有意助元帅报仇,不知元帅意下如何?!”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