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承包大明 愛下-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會說話就多說一點讀書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是这意思吗?
哦,原来这大炮射程之内不仅仅是存在着真理与和平,还存在邪恶与杀戮。
你通篇文章中可都没有提到这一点啊!
可话说回来,郭淡通篇文章也没有说,这大炮的射程之内就只有真理与和平,他要说明得观点是真理与和平只在大炮射程之内。
你不能说他错啊!
大臣们心中皆是万马奔腾。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里还藏着一个巨坑。
他们以为揪住这一点就可以猛K郭淡,哪知道郭淡自己并不否认这一点。
但是这话题越谈越大,如邹永德这些人,就实在不能接受郭淡给儒家思想的屁股底下,塞一座火炮进去,仿佛觉得自己的信仰遭受到侮辱,“真是一派胡言,儒家思想怎么可能是基于大炮之上……!”
“等等!”
郭淡抬手制止了张鹤鸣,道:“请别一派胡言,咱们就事论事,我这可是引经据典,如这种例子,我这个童生都能够随随便便举出一堆来,比如说,当年蒙古人利用大炮,席卷天下,给天下生灵都带去杀戮。”
说着,他又朝天拱手道:“而我们太祖亦是凭借大炮驱逐出蒙古人,还和平、仁政、真理于天下。而你们可否举出一例来,证明真理与和平是在大炮射程之外的?”
引经据典?
此乃我们擅长的,没有道理被这厮给比下去啊!
申时行、王锡爵、许国、王家屏他们亦是冥思苦想起来。
包括肥宅都沉眉思索起来。
这话确实非常引人深思啊!
“不妥!不妥!”
大学士魏星海连连摇头道:“你这说法看似有理,但实则经不起推敲,这天下是兴于仁,而亡于不仁,与大炮无关。”
“翰林院就这水平?”
郭淡呵呵一笑,道:“当今不仁之人多不胜数,可也未见天下亡。何解?就是因为当今天子乃是千古一帝……!”
正在思索的肥宅,一听千古一帝,下意识腰板一挺,目光一扫而过,好似在问,方才谁在叫我?
又听郭淡道:“可见这天下不是兴于仁,亡于不仁,而是兴于天子之仁,而亡于天子不仁,如此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亏你还是大学士。”
魏星海被郭淡怼的哑口无言,不禁急得汗都出来了。
仁与不仁,是泛指吗?
当然不是。
这只是对君主说得,孔孟也是这意思,为什么只对君主说,就是因为君主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天下不仁之人多得是,但他们影响不了天下啊!
唯独天子可以。
而大炮就是强权,由此更能判定,真理与和平只存于大炮的射程之内。
王家屏抚须呵呵笑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啊!郭淡,你的这番话,若是用来规劝君主,那确实说得非常妙,而且说到了根本上。”
正在吃瓜的万历,不由得瞟了眼王家屏,你这扯朕干嘛。
王家屏突然话锋一转,道:“但就一篇刊登在报刊上,供天下人阅读的文章,就非常不妥,你心里清楚真理与和平,邪恶与杀戮皆存在于大炮的射程之内,可你却偏偏单说真理与和平,不提邪恶与杀戮,就连我们也都产生了误解,那更别说那些普通百姓,倘若百姓听信你的话,认为大炮的射程之内,只有真理与和平,这后果不堪设想啊!也可见你是心怀鬼胎。”
郭淡拱手笑道:“不愧是王大学士,一眼便看出,我是心怀鬼胎,厉害,厉害。”
王家屏一脸错愕。
这就承认呢?
又见郭淡环顾四周,笑道:“我的确是心怀鬼胎,而我这鬼胎,就是希望由各位来指出这一点来,大炮的射程之内,不仅存在着真理与和平,同时也存在着杀戮与邪恶。
如果各位刊登这么一篇文章反驳我,我将会马上再刊登一篇文章,表示非常认同。”
王家屏诧异道:“这是为何?”
郭淡笑道:“因为我只是要证明真理与和平存在于大炮的射程之内,我的目的又不是要否认邪恶与杀戮不存在与大炮之内,如果王大学士认同我的观念,那我就的目的就达到了。”
王家屏是恍然大悟。
真是没有见过谁能够无耻的如此清新脱俗,堂而皇之。
真不愧为当世奇才!
王锡爵十分好奇地问道:“为何你要特地去证明这个观点?”
郭淡反问道:“那不知大人是否认同我这个观点?”
王锡爵沉吟少许,道:“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这里面亦有主次之分,其实你指出的这个问题,也就是自古以来都存在争议的王霸之争,到底是行王道,还是霸道,亦或者王霸杂之,那是众说纷纭,我私以为当以王霸杂之,但要以王道为先,倘若前朝是以仁政治天下,以天下百姓为先,太祖也就不会起兵,而若当初太祖不是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先,太祖也不可能建立我大明朝。”
“大人说得非常有道理,但跟我这篇文章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郭淡摇摇头,又道:“我要说明的是一点,不管你是出于邪恶,还是出于正义,大炮都是唯一,这一点是恒定不变的。”
王锡爵暂时想不出反驳得理由来,他心里也知道,这确实就是事实,如孔孟这种级别的圣人,在没有拥有大炮的情况下,也不能成功,而且他们游说的对象,也是握有大炮的人,可见仁与不仁,还是必须要依附于大炮。
但他也不想给这个言论,给予肯定,因为这会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又问道:“你说明这一点,到底是出于何目的?”
“愤怒!”
郭淡道:“这一篇文章完全就是出自于我的愤怒,我是怀以无比的愤怒,写下了这篇文章,若是我心平气和,也写不出这种文章来。”
“愤怒?”
王锡爵疑惑道:“什么愤怒?”
郭淡道:“你们这些文臣,满口仁义道德,张口圣人,闭口圣人,然而心里却漠视生命,漠视仁义,漠视圣人,你们这一群伪君子,可真是人神共愤啊。”
张鹤鸣怒斥道:“你真是血口喷人。”
郭淡笑道:“你的气急败坏,证明你很心虚。”
张鹤鸣腰板挺直,朗声道:“我张鹤鸣行得正,坐得直,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你倒是说说我们何时漠视生命,漠视仁义,漠视圣人。”
郭淡反问道:“当年孔圣人周游于天下,追求的是什么?”
张鹤鸣道:“自然是仁与礼。”
郭淡道:“你是如此推崇孔圣人,是否该效仿呢?”
“当然。”
张鹤鸣道:“虽然我等远不及孔圣人,但也渴望穷尽毕生之力,去效仿孔圣人的。”
郭淡笑道:“那你可否知道,当年吕宋岛上数万汉人被弗朗机人当猪一般圈养起来,稍有风吹草动,便要将他们屠杀殆尽。”
张鹤鸣愣了下,道:“这…这我不知道。”
郭淡冷哼道:“那你是否知道我大明周边存着不少的残暴之君,不仁之君?”
张鹤鸣稍稍皱了下眉头。
郭淡笑道:“千万别说不知道哦,我提醒你一下,那洞乌之主莽应里便是一个暴君,这你应该是知道的,伪君子也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啊。”
张鹤鸣咬着牙道:“是又如何?”
“那就足以证明你们漠视圣人。”
郭淡笑道:“孔圣人是心怀天下,故而才穷毕生之力,不辞千辛万苦,周游列国,宣扬仁礼之道。而你们呢?眼中就只有自己立足的寸许之地,漠视周边的杀戮,漠视周边的生命,你们也好意思提效仿圣人,靠,这简直就是对孔圣人得侮辱。”
说到这里,他突然向万历拱手道:“而陛下在得知此事之后,是心急如焚,立刻出兵吕宋,击败弗朗机人,拯救当地数万百姓,还仁政于吕宋。关于这一点,你们若是不信,大可派人去福广二州询问,吕宋岛得百姓如今过的是多么的幸福。
而你们呢?对此是毫不关心,还天天用儒家经典规劝陛下,你们就不害臊吗?”
知己啊!真是知己啊!说得可真是太对了,简简单单得一句话,就道尽朕心中的万般委屈。肥宅深情地望着郭淡,好似再说,你会说话就多说一点,朕现在还不饿。
李三才道:“关于此事,我们是毫不知情。”
郭淡笑道:“不是毫不知情,而是毫不关心,为什么陛下知道,而你们却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们打心里就漠视那些生命,为何漠视,就是因为你们认为那些生命只会给你们带来无尽麻烦,而不能让你们名留青史,你们是如此聪明,又怎会做这吃力不讨好之事。你们只需要躺在床上,稍微花一点心思,顶撞陛下一句话,就可能名扬四海,这是多么轻松愉快啊!”
说得可真是太好了!
万历都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双手紧紧抓住,椅扶手,他真的真的很想为郭淡摇旗呐喊。
“这其实也没有错。”
郭淡又继续言道:“但那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市民就是市侩,此乃人性,而且他们也不会张口圣人,闭口圣人得去教育别人,可你们自视饱读圣贤之书,以天下苍生为己任,那么反对杀戮,制止暴政,这本是儒家思想的最高奥义,而你们却有选择性的对待,漠视那些与你们无关的生命,你们根本就不配提圣人,也根本不配成为千古一帝的臣子。”
啪!
只听得一声拍桌子响。
大家同时转头看向万历。
万历见大家看来,不禁眨了眨眼,气氛一时非常尴尬,他突然用左手摸了摸右手,自言自语道:“这手怎么抖了一下,不听使唤,李贵,帮朕捏一捏。”
“奴婢遵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