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五比零六章 姬以讀書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修仙游戏满级后
秦三月不会不辞而别。她不愿意因为自己而让别人产生不必要的担忧。
所以,她离开武道碑小世界后,给之前一起的人都送去了一只珠鸟,告诉他们自己离去的事实。擅长气息控制的她要完成这件事并不难,但通过珠鸟传递给他们的话,让她思考了很久。
超棒的都市言情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五比零六章 姬以相伴
以怎样的语气去说,要表达什么内容,留下什么期许,都是要去思考的。她很谨慎地对待着自己的每一份人际关系。
除了鱼木,她给之前的每个人都送去告别珠鸟了。
其实,她也想过要不要给鱼木说声再见的。但,鱼木一定在叶抚身边吧,她这样觉得。既然有叶抚在,就不需要去说声再见了吧。叶抚,会告诉鱼木一切吧……
秦三月不再去想这些,整理思绪,收拾心情,要去做其他事了。
离开武道碑小世界后,她来到清薇道郡的一座独立城池中——菁芸城。独立城池一般只存在于没有国家的道郡,某些大郡也有,门圣大郡的就有一座独立城池——朝天商行总部所在的朝天城。
独立城池像是道郡中的补给站,是历练的门派弟子,散修,寻宝师等人的补给和修整的地方。这种城池比起大郡国家的城池,几乎是完全为修仙者服务的,里面几乎没有凡人。秦三月第一次来到中州去的州马城也是独立城池。
秦三月在一处灵栈落脚。虽说是要做自己的事,但她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方向,需要好好确定一下目标。
现在看来,首要的大目标就是找寻自己的真实身份。她从叶扶摇所说表达的意思来看,自己或许就是金乌、月神、玄女和巨子,即便不是,也一定有着十分密切的联系。
直接看来,就是寻找关于她们四人相关的事物——事迹、秘藏、遗迹、传承等等。从这些相关的事物里,去探索推衍。
秦三月想,如果自己和她们四人相关或者就是同一人,那一定能寻找到共同之处。身无命格算一个,但她并不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相貌的话……她觉得根据这个能得出的信息十分有限,毕竟天下人那么多,想像的并不少。
这么简单想来,似乎也是没有任何头绪的。
当然,秦三月不奢望一下子揭开真相。她想,可以先从离现在时间最短的墨家巨子了解起。墨家巨子是上个纪元的人物,流传在这个纪元的传闻应该更多,真实性更可靠,最关键的是,墨家如今还是一个大学派,虽然随着巨子消失,有式微之象,但还不至于沦落到不堪的地步。
根据秦三月了解,墨家总部位于一座超大型的浮空城,地理位置一直都在变动,但墨家每年都会有一段时间开放浮空城,一方面展示学派实力招收弟子,一方面招揽制造契约,也就是生意。墨家基本是靠为其他势力打造飞行器具、要塞堡垒、浮空城等物维持学派消耗的。
据在菁芸城的一个情报楼里打探得来的消息,秦三月知道,两个月之后,墨家浮空城会在丰大郡瀚城悬停十五天,对外开放。
“丰大郡瀚城,是应朝南边的城池。大玄王朝也在丰大郡,说不定有机会见到庾合……”
秦三月无端地想着。
有了这么个事,秦三月基本也就有了方向,不至于像个无头苍蝇四处乱窜。
她不太想在这里待太久,打算提前去瀚城准备。她清楚,毕竟自己打算进入墨家浮空城的目的比较特殊,最好还是提前准备一下。
有了主意后,她马上就打算动身。
安山灵栈,秦三月的房间里。秦三月收拾好一切,准备离开。但她推门时,发现门推不动,正打算发力,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这么忙,是急着去哪儿啊?”
师染笑吟吟地看着秦三月。
秦三月转过身,一眼就看到师染坐在窗台上,手肘抵着窗檐,手掌贴在下巴上。还是那身神秘而略显邪恶的黑色衣袍,长发瀑布般垂落,凭风而动。
“女王大人……”秦三月小声叫。
“怎么说话没力气啊。”
秦三月抿着嘴,不发一言。
师染笑出了声。她飘落到秦三月面前。
“跟你还有个约定呢。”
秦三月眼睛一亮,“是去月亮上。”
师染哈哈笑了一声,“你这么急着走,我还以为你不想看到我呢。”
秦三月不好意思地眨眨眼,“我都快忘了这件事。”
“意思是我自作多情了呗。”师染翻个白眼。
“没有没有。一看到女王大人,我立马就想去了!”
师染挑起眉看着秦三月。
“我说真的!”秦三月亮出手掌。
师染手指一撑,在秦三月额头一弹。
“以后别叫我女王大人了。”
“那叫什么?”秦三月捂着额头,一排长发顺着手指落下来。
“叫,姐姐。”
“多难为情啊。”
“我活了四千多岁,难为情?”
“那我该叫奶奶,祖奶奶,高祖奶奶,高高高高——”
师染打断秦三月,没好气道:“学坏了你。”
秦三月哈哈笑了笑,背靠着门。她咳嗽两声,一本正经地说:
“不是我说啊,我可能还真的比你大。”
“这话什么意思?”
秦三月摊摊手,“就是感觉。”
师染虚起眼睛问:“你找回以前的记忆了?”
“什么以前……”秦三月眼睛放光,“染姐姐知道些什么吗?”
师染呵呵一笑,“看来是没有。那还有得聊。”
“说说呗。”
师染转身,“走着,姐姐带你去月亮上,慢慢给你说来。”
说完,师染根本没给秦三月思考的时间,一把拽着她,踏进虚空乱流之中。
在高速之下,虚空乱流的景象呈现在秦三月眼里便是密密麻麻丝线状的拉长样彩虹,色彩缤纷,看久了晕眼睛。
“要去到月亮上,得淌过这一层虚空乱流。”师染说:“上次我来这里,还没办法走得这么顺畅。但是现在嘛,如你所见,我变强了。”
“哦哦,真厉害啊。”秦三月还是拍了拍巴巴掌。
“你敷衍起来的样子跟叶抚一模一样,不愧是师生。”
“我已经毕业了哦。”
“什么?!”师染一个急停,就在乱流中停下来。
她的气息笼罩着二人,免受乱流侵袭。
停下来后,秦三月眼里的虚空乱流便成了飘动的白雾之象,虽是雾状,但倾泻着格外扭曲的力量。
“怎么回事?”师染问。
秦三月说:“就是毕业了嘛,学生总是要毕业的。”
“叶抚也没跟我说啊……”
“又不是什么大事。”
师染狐疑地看着秦三月,“你什么感想。”
“毕业了,我就走自己的路了啊。”秦三月想了想说:“小工匠从老工匠那里出师后,就自己开门干活呗。”
师染想了想,好像就该是这么回事。她说:
“之前我感觉你们会一直是师生呢。”
“啊?为什么这么觉得。”
师染继续带着秦三月前进。
“主要是你给我这种感觉,叶抚嘛,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你呢,就像是永远也不会毕业的样子,一直跟在叶抚身边,让人觉得,这样才是对的似的。”
秦三月心情有些复杂,原来之前的自己给别人这种感觉吗?果然,真的是自己走偏了。
“之前的话,我也确实是不够成熟。”
师染目有所思,她说:“我很好奇,毕业是你提出来的,还是叶抚。”
“我自己提出毕业的,但真正让我毕业的,还是他。”
“果然……之前的你给我的感觉,还不到毕业的时候。你决定毕业,是出于什么打算呢?”
秦三月褪去少女的羞涩后,不再避讳这个问题。
“我打算换个身份跟叶抚相处。学生的身份无法满足我的需求。”
师染讶然,“你真的是变化了啊。”
“也该这样了。”
“叶抚是个罪人。”
“突然这么说?”
“他夺走了你的心。”
秦三月看向其他地方,“是的嘛,他的确很可恶。你不也是吗?”
“我跟你不一样的。”师染面如虹光,璀璨夺目,“我这个人,首先得知道我是师染,才会想其他的。对于对叶抚那点不足为道的欢喜之意,我还是喜欢自己的生活,真要我跟着叶抚一起,我免不了会觉得他实在无趣呢。”
秦三月撇了撇嘴,“我看书上说,云兽一生只会奉献一份爱,哪里像你这样轻松的。”
“是嘛,这不冲突。这只代表叶抚唯一让我心动而已,没有他,我依旧是我。”
“那他离开了怎么办?”
“找回来啊。想看一眼去找他嘛。我也纠结过一下,但无关紧要。你想,如果他真的要离开,你再怎么伤心也改变不了什么。叶抚不是那种为别人而活的人,他有着自己的事。所以,喜欢他就要抱有同样的态度,不为他而活。”
秦三月低着头,“他也这么跟我说的。”
“他是对的,好姑娘。”
“我要是一下子就懂这些,哪里至于倍受煎熬与憔悴之苦。”
“也得亏是叶抚,要是换个冷漠无情的人,照你之前那种样子,指定是崩溃了。”
“换个冷漠无情的人,我也就无感了。”
“倒也是。所以说嘛,事情都是息息相关的。”
秦三月蹙起眉,“你干嘛跟我说这些?是不是叶抚告诉了你我跟他的事。”
师染目光躲闪。她真是一点没打算欺骗秦三月。
秦三月恼道:“好啊,你知道就知道嘛,干嘛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还跟我扯那么多大道理。我要稍微不注意,还真的被你糊弄住了。”
“我说的也是实话啊。”师染可不愿被秦三月扯去风向。
秦三月顿住。师染说的的确在里,她没法去反驳。
她叹了口气说:“总之呢,我现在好很多了,不用非要安慰我。”
“叶抚没让我安慰你,他只是告诉了我这件事而已,我觉得啊,他就是借你来暗示我的。我是自己想安慰你的。”
“干嘛对我这么好。”秦三月警惕地看着师染,“你不会对我有什么想法吧。”
她想起敖听心那个小家伙。在神秀湖,敖听心一直跟她碎碎念“千万不要靠近那个浑身红红的女人,她会吃龙的,龙都吃,人也肯定会吃”。
师染拒绝回答。
秦三月正想追问,师染打算她:“到了。”
她们到了月亮。
秦三月看着眼前这片荒凉得不成样子的土地,迟疑了很久才问:“你不会是没本事去月亮,故意选个偏僻的地方糊弄我吧?”
师染气笑了,“我堂堂云兽之王……你可以怀疑我的本事,但不能怀疑我对你的态度。”
“但这未免……”她指了指这篇荒凉的土地。
没有任何生命,没有灵气,甚至没有维持生命的空气。总之,与生命相关的,是一点不沾。而且,说话都没有声音,得用意识交流。
师染无奈摊摊手:“这就是月亮啊。”
秦三月还是不敢相信,“你确定?”
“确定。”
“你发誓。”
“别逗我。”
“可……”秦三月说不出话来。
师染说:“月亮是这样的,这种地方有专门的说法——无法之地。不是律法的法,是法力的法。一切与法力相关的,这里都没有。”
“可我之前听说月神住在这里。”
“你弄错了。是月神住到这里后,才被称作月神的。而之前,她也是天下人。”
“我以前看过一个故事——娥女赴月,讲的是月神吗?”
师染摇头,“这个民俗传说只是一些人对月亮的向往罢了。要是让他们知道月亮只是天下衍生的一个无法之地,可能就没那么多美好的幻想了。”
“那月神本名是什么呢?”
“不知道。而且,名字是什么,在她那个时代并不重要。”
秦三月点了点头,忽然又问:“那巨子叫什么?”
“你怎么突然问到巨子。”师染狐疑地看着秦三月。她想,秦三月不会真的想起以前了吧。
“问一问。之前听说过她的事,感觉跟月神一样神秘。”
师染想了想,将秦三月的眼睛看了又看。最终,她呼出口气回答:
“姬以。我叫她小以。”
秦三月先是沉默一下,然后问:“你们认识?”
师染表情有些幽远,“认识,而且关系很好。”
“能给我说说吗?”秦三月似乎一下子就明白师染对自己好的原因了。
“我跟小以以前在同一个地方念书,有同一个老师。因为我是云兽,而且身份比较特殊,所以那个地方的其他人大都是避着我的,虽然不讨厌我,但确实,不愿意跟我有太多接触。小以是个特别的人,她似乎对所有人都好,对我也不例外。我那时候比较暴躁,也是她与我相处,让我慢慢变化的。总之,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师染说完,沉默地看着前方的虚无黑暗。
“后来呢?”
“后来……有一天,她忽然不见了,我也因为某些原因,离开读书的地方。再之后,我成了云兽之王,她成了墨家巨子,但我们关系依旧。再之后……我因为某些原因,陷入沉睡。等我再醒来时,已经无法找到她了。”
说完,她看了看秦三月。
此刻,这两个人阴差阳错下达成共识。
师染已经确定,秦三月就是曾经的巨子,但她并不知道秦三月的具体情况,认为可能只是某种意义上的转世之身。她认为把秦三月强行当作姬以是对秦三月的不尊重,所以没有选择告诉她。
而秦三月没有找明自己真正的身份,也就没有承认。她想知道得更清楚,在真的了解真相以前,一定是要隐藏起来的。
“你很想她吗?”
师染笑着摇摇头,“能相见就一定会相见,思念是徒劳的脑力付出。”
秦三月也笑了笑,“是嘛,相见也并非一定是见到。”
“可能会换种形式。”
“之前你送给我骨笛时说,你只送给过两个人,另一个人就是巨子吗?姬以。”
师染点头。她在心里说,其实是一个人。
秦三月笑道:“既然姬以是你的朋友,你送给她骨笛,也送给我骨笛,那我们也是朋友了吧。”
师染心中泛起柔情。她觉得自己好似重新回到了读书时,有姬以陪伴的无忧时光。
“当然。”
她看着秦三月,觉得这个姑娘总是能在某些地方直戳自己心中的柔软。
“还要看吗?上次我踏遍了月亮上每个地方,都是这样的。”师染问。
秦三月想了想说:“我想啊,月神当初来这里,就什么都没留下吗?”
“可能早被时间消尽。”
“上次你不是没这次强吗?不如再看看?”
师染应了下来。她权当是陪着秦三月。
秦三月蹲下来,轻轻捧起一把月砂,正打算好好感受一下,忽然,这把月砂像是被点燃一样,“燃烧”起来。她连忙后退一步。
师染凝神看去,只见“燃烧”的月砂向前飘飞流淌,如同无形的河中一团被标记的水。
月砂速度很快,不断向前,同时还一边向四周延展。
某一刻,月砂忽然爆发,激起一层明亮的光幕。
“这是什么情况?”秦三月问。
师染感受了一下,回答:“隐性空间。”
她清楚记得,上次自己来绝对没有发现任何隐性空间。但这次也没做什么,自己就冒了出来。是三月触发了什么吗?她看了看秦三月,没想明白。
秦三月知道隐性空间需要独特的手段才能触发。她心中疑惑,那捧月砂是因为自己而燃烧的吗?这样子看,或许是因为自己,隐性空间才现身的。
“去看看吧。”师染说。
“嗯。”
她们走向隐性空间。那层光幕。
秦三月开始变得紧张起来。会见到什么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