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柯學驗屍官 愛下-第425章 愁思郎案推薦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浅井成实的身世在警视厅不是什么秘密。
大家都知道这位貌美如花的浅井系长,是当年麻生一家灭门惨案的幸存者,因为感念林管理官帮助他报仇雪恨的深重恩情,才来接手验尸系这个烂摊子的。
对他更了解一点的,还知道他在大仇得报之前,曾经在月影岛上女装潜伏了整整两年。
当然…
不管是林新一,还是浅井成实自己,都不会在人前说出他潜伏两年的真正目的。
在同事们的眼里,浅井成实那两年其实是冒险深入敌腹,为了将仇人绳之以法,而暗中搜集仇人的犯罪证据。
相比于“暗中策划连续杀人”,这个说法听着倒是温和了许多。
但即使故事变了,人们也依旧能从这个故事里,感受到浅井成实那为家人报仇的坚定信念。
“浅井…”
佐藤美和子这才想起,浅井成实原来与自己同病相怜。
甚至还比她更惨。
她老爸至少是以警视厅英雄的身份光荣牺牲的,死后警方也一直在不遗余力地为这位牺牲的同事调查那个凶手。
而浅井成实的家人却在警视厅的敷衍应付下背着“意外”的名头蒙冤离世,连追缉凶手都只能靠受害者家属自己。
她体验过的心情,浅井成实一定都体验过,而且体验得更为深刻。
“就是因为体验过这种痛苦。”
“所以,佐藤,我理解你的心情。”
“即使你表面上似乎对报仇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但我知道,你一定从未想过放弃。”
浅井成实的声音深沉而坚定。
佐藤美和子悄然攥紧了方向盘:“是啊…我怎么会甘心放弃?”
“那就跟我说说这个案子吧。”
“我,还有林先生,毛利小姐,说不定都能帮到你。”
“嗯。”佐藤美和子郑重地点了点头。
无形之中,她和浅井成实的距离在悄然拉近。
但后座上始终默然无语的高木警官,心中却反而没有生出什么警惕。
因为他再迟钝也能察觉到,现在浅井和佐藤之间的气氛,可不像是要谈恋爱。
“事情是这样的。”
佐藤美和子开始缓缓地讲述当年的案情:
“十八年前,米花银行发生了一起精心策划的持枪抢劫案,损失高达5.5亿円。”
都市言情 柯學驗屍官-第425章 愁思郎案分享
“凶手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露出真容,也没有留下任何能指明他身份的证据。”
“唯一的线索,就是银行监控拍到的,凶手在行凶抢劫时留下的短短10秒画面。”
“当时负责调查此案的是我的父亲,佐藤正义警官。”
“他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查到了凶手的身份,并且独自一人去追捕这个凶手。”
“等等…”
浅井成实有些在意地打断了她:
“你父亲…为什么要‘独自一人’去追捕凶手?”
福尔摩斯都知道带个华生。
警察就更是一种集体动物,能群殴就不单挑,能开团就不单带。
超棒的玄幻小說 《柯學驗屍官》-第425章 愁思郎案讀書
尤其是抓人这种危险工作,警方就更不可能单独行动。
出警抓条疯狗都要几个人一起上。
更别说,这次要抓的还是一个持枪抢劫的悍匪。
佐藤正义既然已经查出了凶手的身份,他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自己的同事?
为什么要只身一人冒险去抓劫匪?
“这…”佐藤美和子有些犹豫:“可能是当时情况紧急,我父亲来不及通知同事,就只能一个人去追缉凶手了吧?”
十八年前还没有手机,通讯的确不太方便。
如果佐藤正义是因为发现凶手马上就要逃跑,情急之下来不及通知同事,只能自己孤身一人去追…
“这倒是也能解释得通…”
浅井成实若有所思地压下疑虑:
“佐藤,你继续说。”
“嗯。”佐藤美和子点了点头:“总之,我现在能知道的:”
“就是父亲当年没有把自己的发现告诉自己的同事,就因为某种原因,孤身一人对那个凶手展开了追缉。”
“凶手在马路上拼命逃窜,我父亲也紧紧追在他后面。”
“然后…”
她的声音微微一滞:
“然后,我父亲就在马路上被卡车撞倒了。”
“根据目击者的描述,他好像是被凶手推到卡车前面的。”
“而因为当时下着大雨,凶手又戴着口罩和帽子,所以还是没人看见他的脸。”
“凶手就此消失无踪。”
“而我父亲当时倒在地上,一直都在意识模糊地喊一个名字。”
“愁思郎,愁思郎。”
“愁思郎?”安静倾听的高木警官也有些意外地加入讨论:“原来当年那个轰动一时的‘愁思郎’案,牺牲那位警官,就是佐藤小姐的父亲?”
“我记得新闻报道里说…”
“警方认为‘愁思郎’是凶手的名字,但在反复调查之后,却始终没找到这个人。”
“是啊。”佐藤美和子深深一叹:“没人知道父亲口中那个‘愁思郎’是谁,只知道他当时一直喊着这个名字。”
“再后来…”
“等我和妈妈赶到救护车上到他最后一面的时候,他也只是简单交代了我们一些家里的事,没有说出那个凶手是谁。”
“这…”浅井成实神色讶异:“你父亲当时还能说话?”
“那他明明有机会说出凶手的身份,为什么不说呢?”
“我也不知道。”
佐藤美和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可能是因为他当时受伤太重,意识模糊之下,已经只顾得上和我和我母亲道别,顾不上谈论案子了吧?”
能有力气跟家人交代后事,却偏偏不说那凶手的身份。
这着实是有些诡异。
想来想去,也只能以佐藤警官当时的精神状态做解释了。
但不管原因如何,真相都随着佐藤正义的牺牲而被彻底掩埋了下去。
现在警方手上除了一个“愁思郎”的名字,就几乎没有能指向那个凶手的线索。
光凭这一点,想破案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其实也没有那么悲观。”
佐藤美和子又及时给出了最后一个线索:
“因为当年的银行劫案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警视厅也对我父亲的牺牲极为重视。”
“所以这十八年来,警方一直在致力于调查当年的‘愁思郎’案。”
“但他们什么都没查到。”
“而问题就出在,这‘什么都没查到’上面了。”
佐藤美和子语气异样地说道:
“经过调查,劫匪从银行抢走的那一批连号的5.5亿现金,始终没有流通到市面上的迹象。”
纸钞上都是有数字编号的。
通过追踪这些纸钞上的编号,警方就能查到那批被抢走的现金有没有被凶手用掉,可能用在了哪里。
而劫匪抢走的那5.5亿现金,却完全没有流通到市场上的痕迹。
“这怎么可能?”
浅井成实有些讶异:
“难道劫匪在抢到那笔现金之后,一直都没有用过?”
“那他抢银行是为了什么?”
“可能是因为当年的愁思郎案闹得太大,凶手害怕自己洗钱、用钱的时候留下痕迹,所以不敢用赃款吧…”
佐藤美和子的语气里也充满疑惑:
“我们一开始是这么想的:”
“可现在整整18年过去,甚至都过了15年的刑事追诉时效。”
“那凶手还在害怕什么呢?”
她也无法理解凶手的思路: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如果凶手一直没有用掉那笔钱,那我们只要能确定凶手的身份,说不定就能从他家里找到那笔巨额赃款。”
“这足以成为证明其身份的证据。”
佐藤美和子语气稍稍振作,仿佛对案件侦破充满了信心。
但浅井成实却知道这并不容易:
“定罪的证据是好找,但那也得先找到凶手。”
“现在我们手头上的线索实在是太少了。”
“一个愁思郎的名字,一段10秒的银行监控视频…”
“佐藤小姐的父亲,当年到底是怎么用这么少的线索,确认那个凶手的身份的?”
浅井成实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当年佐藤正义的调查过程里,就处处存在着不合常理、难以解释的诡异之处。
他觉得这整个案子都透着股蹊跷,但却一时想不通是哪里出了问题。
“好了,浅井。”
佐藤美和子露出浅浅的笑:
“先别想了。”
“这案子十八年来都无人能破,也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
“而且…”
佐藤美和子踩下刹车,缓缓将车停在路边。
路边的居民区已经被大火烧得一片狼藉,空中还弥漫着一团团尚未散尽的黑烟。
消防车和警车将附件堵得水泄不通,街边的一条小巷巷口,还被警方拉起了长长的封锁线。
把目光遥遥投向封锁线后的地面,还可以隐隐看见一具倒在血泊里的尸体。
“我们到现场了。”
佐藤美和子动作干练地停稳车子,率先踏出车门:
“浅井,高木。”
“我们先把这个案子解决掉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