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墨桑討論-第142章 黑了才能吃黑閲讀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李桑柔站在鸡头巷陈宅院子里,打量着四周。
巴掌大的院子,两面是院墙,另两面房屋出檐很宽。
廊下院中,摆满了一盆盆的兰草。
李桑柔看着从正屋出来,正指着她呵斥的小丫头,和黑马皱眉道:“往咱们井里投了毒,怎么这一个两个,还能都跟没事人一样?”
“这是没把咱们兄弟放眼里。”黑马答的飞快。
“蚂蚱。”李桑柔一边抬脚往前,一边示意蚂蚱。
蚂蚱冲过院子,直奔那个呵斥的小丫头。
小丫头长长的一句话我们老爷可厉害了还没喊完,被直冲她过来的蚂蚱吓的啊了半声,就被蚂蚱抖了块不知道什么块,勒着嘴系在脑后。
窜条和黑马一边一个,打起帘子,李桑柔进了屋。
屋里的乔娘子已经听到外面动静不对劲儿,刚从炕上下来,正趿着鞋,要往外面看。
美女 老師
“你是谁?”乔娘子瞪着气定神闲的李桑柔。
李桑柔进了屋,先打量了一圈,目光再落到乔娘子身上,上上下下打量着她,露出笑意,“乔娘子是吧?院门外面,挂着陈宅的牌子,谁姓陈?”
“当然是我男人!”乔娘子见李桑柔是个跟她差不多的小娘子,又语笑盈盈,胆子上来,脾气也上来了,“我是有男人的!你是谁?快滚出去!”
“你男人呢?”李桑柔走过去,掀帘子往里间看了看。
“你是谁?快滚出去!你把我当什么了?我告诉你,我如今不是从前了!我有男人!我男人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快滚!”
乔娘子急冲两步,想抓着李桑柔把她推出去,可说不上来为什么,她的手伸伸缩缩,却怎么也不敢往李桑柔身上碰。
“我姓李。”李桑柔转过身,面对着乔娘子,紧盯着她的神情。
“我管你姓什么!”乔娘子被李桑柔盯着,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呆了一瞬,突然叫道:“你什么意思?那条老狗又看上你了?”
李桑柔被乔娘子这一句老狗骂的失笑出声,抬起手,按在她肩上,推得她一路往后,跌坐到椅子上,抬脚踩在椅子边上,俯身看着乔娘子,笑问道:“认识赵有吗?”
“你是赵有……”
“我是赵有的债主,认识赵有吗?”李桑柔打断了乔娘子的问话。
“认识是认识,我跟他可没什么,半点没有!你要讨债,找他去讨!他常年混在里瓦。”乔娘子后背紧贴在椅背上。
说不上来为什么,这位一直笑眯眯的小娘子,笑的让她害怕。
“赵有认识你男人吗?姓陈的这个男人。”李桑柔接着问道。
“我就一个男人!现在就一个,认识。”
“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李桑柔接着问道。
“你是谁?你……”
乔娘子话没说完,李桑柔抓起旁边案子上的裁纸刀,贴在乔娘子脸上,“好好答话,不然我划花你的脸。”
“刚认识,我男人说要找个能搭上顺风的人,想跟顺风做点生意。
赵有的堂哥,是顺风的伙计。”乔娘子斜眼瞥着锋利的裁纸刀,一脸恐惧。
说不上来为什么,她觉得眼前这女人,划花她的脸这句,不是虚话。
“你男人什么时候来?”李桑柔放下脚,拖了把椅子,坐到乔娘子旁边,顺手将裁纸刀扔回桌子上。
“那可没准。”乔娘子莫名觉得不那么害怕了。
“你男人是干什么的?”李桑柔看着乔娘子。
“东水门粮行的大帐房!”乔娘子抬着下巴,颇为骄傲,“我告诉你,我男人厉害的很呢!”
“那是挺厉害,他什么时候把你抬进陈家?”李桑柔翘起二郎腿,看着乔娘子问道。
乔娘子抿着嘴,斜瞥着李桑柔,闷了一会儿,才不情不愿道:“抬进门有什么好?做低伏小有什么意思!”
“咱俩做笔买卖怎么样?”李桑柔笑眯眯道。
“什么买卖?我可不替人收帐。”乔娘子一句话接的极快。
“一个时辰内,你要是能把你男人叫到这屋里,我就给你银子,让你赁间小院,典上几个人手,再买上两三个小丫头,自己开张做生意,怎么样?”李桑柔看着乔娘子。
“你是谁?”乔娘子这一句问话里,只有惊讶好奇。
“我姓李,顺风大当家。”
乔娘子眼睛瞪大了,一声呃后,上身前倾,飞快问道:“你说话算数?”
李桑柔头还没点到位,乔娘子就飞快应道:“行!那咱们就说定了!就这么定了!小银!”
“小银不能用了,你得另外找个人。放小银进来。”李桑柔话音没落,小银被蚂蚱扯掉勒嘴布,推进了屋。
小银跌撞进屋,一口气透过来,猛咳起来。
“那我去招财茶坊找个人,那里的帮闲我都熟!”乔娘子呼的站起来,“你等着!”
“好。”李桑柔看着乔娘子脚下带风的出了屋。
看着乔娘子出了院子,窜条缀了上去。
乔娘子出去回来的很快,李桑柔正站在长案前,一本本翻看长案上的书,见乔娘子进来,笑问道:“你怎么哄你男人过来?”
公子 尋 歡
“我让人捎话给他:彩桃心情不好,在我这儿喝酒喝多了,我就能留她一个时辰。
那条老狗,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想彩桃想了好几个月了,彩桃吊着他,银子不给足,就是不让他沾边儿,那条老狗,抠得很!不是个东西!呸!”
“这么抠你还跟着他?”李桑柔挑了本书,翻起来。
“去年夏天,有个北边来的客人,龙精虎壮,那活儿大的吓人,我贪他给的银子多,就接了。”乔娘子的话卡住,片刻,才接着道:“他折腾足了一整夜,我下身都烂了,一床的血。
挣的银子,加上五六年的积蓄,全搭进去治病养病了。
好了之后。”乔娘子一脸苦笑,“哪能全好了,唉,人废了一半,钱全没了,年里年外,费尽了心思,好不容易勾上这条老狗,至少有口饭吃。”
“以后碰到这样的,不能由着他们折腾,你的人,你要爱惜。”李桑柔放下书。
“我知道,犯一回傻就够了。”乔娘子唉了口气,“我去给大当家的沏茶。”
“不用,刚喝了茶过来的。”李桑柔止住乔娘子,“坐着说话吧。”
乔娘子还是沏了茶,端过来,放到李桑柔旁边,坐到刚才的椅子上,和李桑柔扯闲话,说自己的过往。
“老大,来了!”蚂蚱从外面禀了句。
“这是你的丫头?”李桑柔指着蹲在门口,傻着张脸,听闲话听的一脸投入的小银。
“我典来的。”乔娘子站起来,“我去迎……”
乔娘子一句话没说完,就看到李桑柔抬手打晕了小银,瞪着眼呆了。
“你坐下。”李桑柔示意乔娘子坐到椅子上,伸手解下她腰间的丝绦,将乔娘子结结实实捆在椅子上。
“我要喊救命吧?不能太大声吧?一会儿我光哭不行吧?还要说什么不?”乔娘子一边看着李桑柔捆她,一边问道。
“你看着演。”李桑柔捆好乔娘子,站到门里边,招手叫进黑马。
乔娘子用力甩着头,把簪环甩到地上,头发散了一脸。
李桑柔斜瞥着晃着头,甚至还咳了一声清了嗓子,一幅准备上场模样的乔娘子,想笑又忍住了。
外面,一阵急促沉重的脚步声过来的很快,脚步声在门口停都没停,一头扎进屋里,“彩桃怎么样了?”
李桑柔一脚踹在陈光山腿窝,身材胖大的陈光山没来得及看清楚屋里,就往前扑倒在地。
黑马扑上去,压住陈光山后背,用一块破布勒在陈光山嘴上,从后面拉着,勒着他跪在地上,跪稳了,抽掉破布。
“认识我吗?”李桑柔蹲在陈光山面前,用狭剑托起陈光山的下巴。
陈光山一额头热汗,两眼呆直,明显已经懞的看都看不清了。
李桑柔盯着他,看着他懞懞的甩了甩头,用力眨着眼,再眨,再眨,总算看清楚了,顿时两眼圆瞪,反应倒是极快,“我不认识你!不认识!你是谁!你!”
“让他清醒清醒。”李桑柔站起来,示意黑马。
黑马端起乔娘子给李桑柔沏的那杯茶,将凉透的茶泼在陈光山脸上。
“你在粮行,不过是个帐房,要替粮行出头,轮不着你吧?砒霜是谁给赵有的?”李桑柔再蹲到陈光山面前。
“我不认识你!我说了,我不认识你!”陈光山彻底恍过了神,狠盯着李桑柔,一字一句说的咬牙切齿。
“你还不知道赵有已经动手了吧?赵有动手前,没告诉你吗?动手之后,也没告诉你?”李桑柔接着问道。
“我不知道!”陈光山一脸狠相。
“本来,我跟你们粮行井水不犯河水,现在,这样很好,你回去告诉你们主事儿的,我给你们两天,把你们那套破规矩,给我改了。
至于改成什么样儿,去过鸡鸭行鱼行吗?就照那样,你们行里,过个公平秤,居中定个成色,足够了。
听清楚了?”李桑柔温声细语。
“你算什么东西!”陈光山想啐李桑柔一脸,没敢。
“告诉你们主事儿的,后天申末前,把新规矩给我想清楚写清楚,写两份,准备好。
人道崛起
申末,我到你们东水门粮行,看你们写的新规矩,看粮行。
让你们主事儿的,一个别缺,都到齐了,等着。”李桑柔站起来,示意黑马,“把他扔出去。”
黑马提起陈光山,推着他转个身,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将陈光山踹的直扑往前,摔在门槛上,飞快的爬起来,头也不回,往外跑的飞快。
“这条老狗!”乔娘子猛啐了一口,“他看都没看我一眼,这条老狗!”
“把值钱的东西收拾收拾,去小甜水巷,翠竹楼,找竹韵,跟她说是我让你去的,你在她那儿躲几天,赶紧走吧。”李桑柔解开乔娘子。
“没什么值钱东西。”乔娘子说着,拾起地上的簪环,从床底下摸出个小布包,再拿了几件衣服,团起来包上,跟着李桑柔出来,赶紧一溜小跑往小甜水巷过去。
李桑柔和黑马在前,窜条和蚂蚱跟在后面,一前一后,回到了顺风铺子。
老左迎上来,再转个身紧跟到院子里,满肚子要说要问的话,到嘴边,只有一句:“大当家的……”
“赵三不能再用了。你写篇文儿,把开革赵三这事儿通告到各处,只写他违了哪条规矩就行,给大家做个警示。”李桑柔看着老左吩咐道:“再给邹旺和老聂写封信,把投毒的事告诉他们,让他们万事小心。
王壮今天在家?那你去一趟,当面跟他说一声,让他小心,把他叫出来说,别吓着他媳妇。”
“好!”老左答应一声,长长吐了口气,“大当家的,都查出来了?”
李桑柔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接着道:“这几天,铺子里里外外,你多费些心,我明天后天都不过来,放心,没什么事儿。”
“好,大当家的,你一定要小心哪,前儿陆先生跟我两个人喝酒,说到大当家的,陆先生担心大当家,我也担心的不行,你可得小心哪。”老左只觉得自己心里沉沉甸甸。
“好,放心。”李桑柔笑应了。
“那我到前头去了。”老左转身往前面过去。
大常过来,看着李桑柔。
小陆子和大头对帐已经回来了,跟着大常围过来。
“建乐城六大米行,三十八家小米行,我打算全部收过来。”李桑柔环顾了眼众人,淡然道。
“先从东水门那家开始?”大常问了句。
“大大小小四十多家,一家一家拆鱼头,给他们留的空儿就太多了,咱们现在,是能碾压过去的,尽量把他们驱到一起。
黑马和窜条跟我去看六大粮行,你带着小陆子他们三个,去看三十八家小米行,挨家问清楚,行首是谁,有几个行老,都叫什么,就站他们粮行门口,记好写好。
现在准备准备,该带的都要带上。”李桑柔接着吩咐。
“是。”众人应声。
黑马跳起来,噢咦了一声,从李桑柔身后,几步窜到前面,一头扎进仓库院子。
大常开了最角落的一间小屋,诸人进去,先拿过各人的牛皮背心,穿在棉袄里面。
李桑柔将手弩仔细捆在手腕上,往手弩里上满了箭,又取下箭袋,系在腰间。接着拿过装着那把单发小钢弩的袋子,提着出来。
大常等人也藏好短刀,将刀鞘做成棍子模样的长刀,或是插在腰间,或是挂在腰带上。
李桑柔和黑马、窜条挑了马,出了铺子,直奔城外几大码头。
大常带着小陆子、大头和蚂蚱,从离顺风铺子最近的粮食铺问起,挨个查问三十八家小米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